戴家旭法律講堂 – 契約篇 ① 怎樣才是有效的契約?

內容行銷客座專欄 - 成鼎律師事務所 戴家旭律師 - 怎樣才是有效的契約?

戴家旭法律講堂 – 契約篇 ① 怎樣才是有效的契約?

在執業律師的過程當中,常常被問到一個問題:「契約要怎麼簽,才會有效呢?」你也有相同問題嗎?這文章千萬不可錯過。

先建立一個重要的邏輯觀念:

私法自治、契約自由原則

除非違反法律的強制或禁止規定,否則契約簽名後便產生效用,而且對於簽名後的契約內容要反悔是相當困難的事。所以,當你遇見要簽名或提供需要他人簽名確認的時候,便需格外小心。

 

私法自治、契約自由原則

我很常碰到一些企業客戶在簽約後才來找我詢問:「戴莉絲(這不是錯字),我簽了不平等條約,該怎麼辦?」,這個時候都已經沒有救了,契約當初怎麼簽,之後合作便應該怎麼走。否則,為什麼要簽約?

為什麼原則上契約簽名後就會有效呢?這與民法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有關:「私法自治、契約自由」原則。

所謂的「私法自治、契約自由原則」是指法律原則上不會管契約要怎麼樣約定,大家愛怎麼約定便就怎麼約定(這就是私法自治、契約自由原則名稱的由來)。如此目的,是希望大家在簽約時可以發揮最大的創造力,讓社會的人力、物力、或資源獲得最大的利用。

所以,契約如何約定,在法律原則上是不會多管閒事的。反過來說:如果簽錯條約,你就累了。

但是(注意這個但是),契約雙方的約定不能違反強制或禁止規定(民法第 71 條)、或是違反公序良俗(民法第 72 條),否則契約就會無效。舉例來說:

試問:某公司董事長與自家的妖嬌女秘書 Amy 約定,除一般工作事務,尚需每週固定發生至少一次性關係,Amy 不得推辭。這樣常常在上演千百集的八點檔裡時常出現的〈性愛契約〉可被視為有效的約定嗎?

如此的契約在法律界的見解統一,都認為違反公序良俗(民法第 72 條)無效;為了避免你可能對於這樣的詞彙還不熟悉,這裡對 “公序良俗” 作一點解釋:公共秩序、善良風俗。在民法第 72 條裡明文規定:『法律行為,有背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,無效』。

 

口頭約定契約有效嗎?

相信大家時常有聽到 “口頭約定” 一詞,但似乎好像又不那麼牢靠。究竟,口頭約定是否為一種有效的契約形式?

原則上,口頭約定契約是有效的。當然也會例外,若法律規定必須按照法定方式者,就必須踐行法律所規定的方式才可以(民法第 73 條)。

舉例來說,離婚協議書必須要以書面為之,並且須有 2 人以上證人的簽名,並且向戶政機關為離婚之登記(民法第 1050 條)。倘若沒有踐行這樣的要式,夫妻之間口頭說說要離婚,只能當作夫妻之間的口角,不可能會發生離婚的效力呦!(畢竟,床頭吵床尾和嘛~)

那麼,口頭約定的契約會有發生什麼問題?

很難舉證。口頭約定契約雖然也有效力,但是按照民事訴訟法的規定,主張權利的一方要負舉證責任(民事訴訟法第 277 條)。倘若只有口頭約定契約,日後發生爭議,對於要主張權利的一方會很不利。所以商場上,大家談妥的事情,很重視以白紙黑字寫下,而且條款內容要清楚明瞭。

舉例來說,假設獨角仙公司答應在今年中秋節要出貨一批獨角仙幼蟲給 Henry(抱歉了,知行者的 Henry 被我出賣了),Henry 也預付了款項 NT$2,000。但是中秋節都過去了,Henry 還是沒收到獨角仙幼蟲。此時獨角仙公司抗辯:「當初沒說要中秋節出貨,是說十月底再出貨!」此時,若當初沒有簽約或是其他形式的紀錄佐證,Henry 便很難證明購買這批獨角仙的目的是為了要在中秋節前使用。中秋節之後再收到就沒有意義了。

 

 


Q:微型創業者在草創期時常碰到尾款收不到的問題,但是又沒有簽訂契約,這時如何是好?

A:雖然沒有契約,但是仍舊可以使用溝通時的 Email 或 LINE 對話記錄,用來佐證我們曾經有過協議提供貨品或服務,所以客戶應該在特定的時候給付款項。換句話說,雖然沒有白紙黑字的契約,但是用其他的輔助證據,證明雙方有過協議存在,對方便仍舊應該履行義務進行完成支付。

有了證據,客戶還是不給錢,這時便可向法院聲請發支付命令,或為了避免客戶脫產先聲請假扣押。但老話一句,所謂 “預防甚於治療”,與其碰到問題後再解決,不如剛開始的時候就想辦法預防。一次到位,經濟實惠。

 

* 有事想多問?

知行者都幫你張羅好,詢問時記得說 “我看知行者來的” 即刻獲有優惠接待,預約諮詢:

 

與知行者聯繫獲得完整「內容行銷」支援服務:

 

Joshua Tai

人們常說生命有三大要素:陽光、空氣、水。對我來說,生命有四大要素:陽光、空氣、水、和法律。無論你喜歡或者不喜歡,法律都在那兒等著你。法律不保護好人、也不保護壞人,法律保護的是懂法律的人。對於行銷人以及創業主來說,是要妥善利用法律這工具,或是因為不懂法律而誤入歧途,端看自己的一顆心。這顆心,指的是好好呵護自己事業的心、是希望公平正當做生意的心、是不想欺負別人,但別人也不能侵害我權益的心。